離殤千年

embrace hope

不强调其他的了,雷点:男穿女,以下
「2」 几近被抽干的千年在地上瘫了相当一段时间,才慢慢的站了起来,头重脚轻的走向屋里的淋浴室,彻彻底底的洗刷这身体,洗了几次还是觉得身上有其他人的气息,令人难受,甚至有些厌恶,及腰的黑色长发也是相当的难洗,血和不知名的东西黏在一起,头发到处都是黏黏糊糊的结,千年用力的梳着,梳一下就因为扯得头皮痛而咧嘴角,头发一把一把的掉,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勉强将头发梳通,洗净。清洗之后,打算对着镜子给自己梳个马尾,却在镜子里看见了喉咙处足以证明受过致命伤的疤痕以及不知道经历过什么样的性事之后留下的深深浅浅的吻痕。 下意识嫌弃的时候却发现这具身体以后是自己在用……瞬间有种吃了苍蝇的感觉,实在接受不了这伤眼的样子,匆匆绑好马尾就跌跌撞撞的往衣柜方向扑。 打开衣柜之后……更糟心了。全是各种诡异的裙子性感内衣等等一系列对于男士来说不可描述的东西,忍了半天,才在柜子里找到了白衬衫,款式相对正常的内衣裤,而裤子,无论再怎么努力也没能找到。 不,应该说能找到一件白衬衫我已经很满足了……千年看着手里皱巴巴的衬衫,以及勉强能接受的短裙,感觉恶意铺面而来。 再次回到浴室,用小型洗衣机洗了又洗,轮了又轮,又烘干熨平之后,才把衣服套在身上,顺便感慨了一下女孩是真是不容易短裙穿着下边凉飕飕的居然还能谈笑风生,真是敬佩敬佩。此时,他还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将碰到一把名叫乱藤四郎的短刀。 原本是想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天好去看看外面那群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的付丧神,在打开主卧的灯之后就失去了这个想法。 先前开着台灯,没注意到主卧的样子,等开了白炽灯管,这场面让他直接想退出,恨不得从来没进来过。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子欢爱后的味道,地上随意散着某些眼熟的布料,垃圾桶里有用过的tt,床上被子扭成一团,漏出床单的地方明显是某种液体干涸后的颜色······ 很好很好,千年想着,我觉得我今天不用休息了,我怕是要炸。 才把床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进垃圾桶,拖了个地的功夫,千年就感觉到了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这该死的体力,这该死的身体。气呼呼地坐在地上,想要靠着什么勉强睡一觉,休息一下明早再说,却咣的一下摔倒了地上。 靠,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噻牙缝。眼前飘过一个个小星星让千年险些晕过去。复写眼在发烫,好痛啊,要炸啦!千年艰难的拱起身体,却再一次的倒了。身体已经被压榨到了极限,终于不堪重负的开始鸣警,警告不能再动需要休息。千年却凭着强大的毅力再一次无视了它。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平常短短几步路用爬的居然无比艰辛,总算靠着墙角坐直了身体,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手里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坚硬的,冰冷的,好像......被划伤了,无心考虑这个问题,千年终于晕了过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