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殤千年

count your blessing

「3」
然而山姥切搭好帐篷,捡好枯枝,生好篝火,等到了夜幕降临,星汉长挂,自家审神者依然没有带着猎物出现。
怎么回事?迷路了……还是遭遇了什么?
不,自家审神者的武力值相当可以,虽然耐力不足,但一瞬间的爆发力甚至能够力压满练度的高位付丧神……就算遇到打不过的情况,这样的爆发力也足够他逃跑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不不,他说过别自己吓自己。说不定只是迷路了,他连地图都不会看,转个圈都不知道东南西北,这么茂盛的丛林,他走丢简直太正常了。
这么想着的山姥切,却在下一刻将头拧向右方,他的审神者,在这个方向,正顺着契约,呼唤着他。
下一刻,高机动的山姥切已经奔了出去,顺着灵力线传来的呼唤……太奇怪了,自家那个总不着调的审神者居然这么严肃的呼唤他。发生了什么?难道……真的……山姥切这样想着,皱起的的眉在眉心纠结,嘴角微微下抿,显得更加严肃了。
千年看到顺着契约找到自己的山姥切的脸,瞬间就蒙了。等等,这幅严肃到好像我不久于人世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感觉到你的严肃,觉得事情如果不是很严重你不会那副语气”山姥切直视自家审神者,语气是一如既往地平淡。
嗯嗯嗯?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千年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家的搭档。
然后在对方了然的说是你自己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的时候右手握拳击了下左手掌,说“我就说嘛,什么时候被被还多个读心的能力啊!”
山姥切无奈的拽了拽自己的兜帽,叹了口气“所以,顺着契约那么郑重的呼唤我……到底怎么了?”
呃,千年尴尬的笑了一下,忘了正事了。然后收起笑脸,严肃的说“我没打到!不仅没打到还摔了一跤。”
“啥?”打?打啥?啥玩意没打到?一脸懵逼的山姥切在对方快速的解释到自己没能打到猎物还有点转向所以没注意路摔了一下还没有野味吃我们今晚只能吃营养剂了的时候一脸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会这样……为什么我会以为自家这么蠢萌的笨蛋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我还是太傻太天真了。山姥切走在前面,带着自家已经彻底懵逼的审神者往帐篷营地走。
没有留意跟在后面的审神者大概是山姥切最大的错误。如果他回一下头,就会发现现在他的审神者的表情,就像初见时那样子,严肃而又陌生,说不定就能明晰一部分真相……
可是没有,这段时间的相处中审神者的温和和脱线让他过分信任审神者,对他所有对自己说的话都深信不疑;也忘了在初见自己现在的审神者时,那份让他激动而战栗的强者模样。
在到达营地之前,千年表情就已经回复了之前的傻白甜,开始各种骚扰严肃认真的山姥切,山姥切冷静的十动然拒的日常。
在钻进帐篷前,千年说“明天我们不进城了,去阿津贺志山”
山姥切可有可无的应了一下,同意了,也没多想什么,反正自家审神者抽风不是一天两天了,也许今天也是,心血来潮忽然想去了吧!反正也没什么目标,陪着去一下也无所谓。

-----------------------------------------
千年可不是真正的傻白甜,他只是一个不想时时刻刻认真的人,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应该算是高智商的领袖类型,不然也不会让被被一见倾心「误」2333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