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殤千年

count your blessing「主线」

「4」
阿津贺志山,百年前的审神者戏称的疯人院。
千年看着面前苍凉的地方,叹了口气……这得找到什么时候去
山姥切并不能很好的理解自家审神者的想法,以为他是在为当年的战场伤春悲秋,虽然他不觉得自家审神者那么纤细,但还是很好心的安慰了一下,“没关系,都已经过去了”
千年一瞬间哭笑不得,不过还是接受了被被的好意“嗯,我知道”
“那么,开始工作吧”,千年深吸了一口气,抻了个懒腰,手落下时拍了拍被被的肩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拿了政府的工钱,就得干活,走吧,我们去找找那批刀剑”
山姥切没有回话,只是默默的跟在身后,用动作表明态度。
好吧,支开无望,跟着也好,免得乱走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千年安慰了一下自己,就随便找了个方向开始搜寻。
感谢地方小吧!不然的话可能走很久都巡查不完。
千年一向运气不好,但在他想要做什么而且很坚定的时候就会诡异的好。
不久,千年就找到他想要找的地方。
一片平野。
一片平野不稀奇,但在战乱的年代一块什么都没有的平野就太稀奇了,尤其是在这个易守难攻的地理位置下。
没错,这块平野是挨着山的山脚处。
是被清理过了,吗?
是谁,为什么,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千年冷静的思考,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和昨晚他碰见的有关,直到山姥切的呼唤声让他回神。
“千年,这里有东西”山姥切的声音中带着不可置信的感觉
不会吧……应该不会,既然打扫了战场就应该彻底……没道理留下……
想着这些,千年走到山姥切身边,看向他说的东西……果然是吗……这到底是幕后之人故意的,还是碰巧打扫战场的时候遗漏的。如果是后者……那可真是太好了。但如果是前者,那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再加上昨天下午在森林中的袭击,恐怕就不是简简单单的袭击了吧。
有趣,千年的眼神一瞬间充满杀气,然后又回到原样,甚至笑了,拍拍被被的肩膀,说“不愧是54疯人院啊,当年的审神者们到底来过这里多少次,都几百年了,竟然还有当时战斗过后的残骸”
山姥切听了千年的话愣了一下,然后想到了,不对,不是为了不改变历史,每场战斗后这里都要倒回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吗?但他没有提醒千年,而是把这件事压了下去,当做不知点了点头。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又把该忽悠的忽悠了,千年表示得认真点了。然后他们就找了一下午刀剑,宣告失败。
晚上的时候,千年终于吃到迟到的野味了,真是幸福的泪流满面啊,千年想,然后,看了看油腻的手,再看看被被的白披风,漏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啊哈”扑了上去。
然而被轻而易举的躲开了。被被居高临下的看着千年,眼神里明晃晃的我就知道,我已经看穿你了。
尴尬!大写的!
千年在想是不是我做这种事情做的太多了导致吓出条件反射了。
而被被则是在想是不是太过分了……好歹是自己的审神者这样对他是不是不大好。
过了一会儿,山姥切别别扭扭的拿出已经浸湿的手帕,单膝跪下给千年擦手。火光模糊了千年的视线,黑暗盖住了山姥切的表情。
千年想着,找到姐姐以后,三个人一起,那丫头要来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过平静幸福的生活吧。管他世界末日,管他未来如何,安安静静的活在在一起,死了也在一起。
“明天,去墨洖吧!昨天等一天我还没进城,太残念了,我们进去看看”
“嗯”低低的回应,无论他的审神者说什么,他都会同意的,哪怕是地狱,他也会永远跟随的。

-----------------------------------------我不行了后面的我们主线二见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