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殤千年

count your blessing

[5]
墨洖不愧是军家必争之地,即使在战时,城内也很热闹,街上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这份热闹也影响到了千年,冲淡了因为发现了不该存在之物而被激起的杀意。一路上跟在千年身后的山姥切,不言不语。与其说他是因为审神者的心情不好而不好,倒不如说是为因为被隐瞒而感到不悦的自己而感到自责。
千年回过神来,就发现面无表情的山姥切像往常一样的地跟在身后,可是总觉得恹恹的,就像是自责的小猫似得。
千年扫了一眼路面上卖的东西,忽然眼前一亮,转进人群就不见踪影了。
“千年?千年!千年--!”山姥切一抬头发现审神者不见了,整个都不好了,墨俣今日正巧是七夕,街上的男男女女不是一般的多,即使是白天,街上也有很多店家已经摆上了花灯以及一些小饰品,等着晚上来逛的贵人们来购买。连守城的将士们都没了往常的严肃,三两凑在一起聊着什么。一时间,山姥切国广竟然产生了一种天下何其之大,竟无他的归处的悲凉感。明明付丧神没有冷热的感觉,他却觉得此刻赤身裸体处于冰原之中的寒风刺骨,冷的他想要蜷缩成一团。
“被被?”右肩被人拍了一下,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千?”木木的转身,看见自己的审神者不知去哪里,换了身昂贵的和服,手上提几个袋子,另一只手停在半空中,满脸的疑惑。
“你.....跑哪里去了”知不知道我以为我把你弄丢了。
“嘿嘿,我觉得我那一身完完全全不适合这个年代嘛,你看啊,街上那些人都像看猴子一样看咱们俩,这个让我很不爽,但又不能出手教训他们,不能过于干涉时间点嘛,所以我用墨染黑了头发,然后又换了身和服,看,像这个时间点的人吗”千年转了一圈,却被从后搂住了腰。过了一会儿,颈子处有淡淡的湿意。千年也没说话,任他发泄情绪。
山姥切把头埋在千年颈窝,手慢慢的收紧,就这样搂着他吧,然后再也不放手,把他拖到神域里去,他就哪里也去不了了,就会一直一直在他身边了。千年本来以为只是自己走丢了吓到他了,以为他只是抱抱找安全感,但没想到,身后慢慢传来了危险的气息。
???什么节奏???Wtf???
“我只是离开了一会儿,怎么搞的跟生离死别似得,我不是给了你承诺,会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直到再也不能与你同行,还是你认为我会骗你”
对千年的信任还是压过了对独身一人的恐惧,危险的气息慢慢的散去,只是紧紧抱住的双臂怎么也不肯松开。

评论(1)

热度(1)